宿迁刑事律师

厚朴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诉青岛博家园商贸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一案

当前位置 : 首页 > 刑事会见

厚朴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诉青岛博家园商贸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一案

* 来源 : * 作者 : 广东专业保理律师




原告厚朴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安德里北街2号。
法定代表人李书文,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鹏飞,男,1984年5月21日出生,厚朴商业保理有限公员工,住北京市西城区。
被告青岛博家园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台柳路278号(保儿馨都小区)1号楼1单元1001户。
法定代表人刘卫华。
被告刘卫华,女,1978年12月5日出生。
被告王栋,男,1987年9月10日出生,职业不详。
被告王晨光,女,1965年7月24日出生,职业不详。
本院受理原告厚朴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朴保理公司)与被告青岛博家园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商贸公司)、被告刘卫华、被告王栋、被告王晨光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本院法官龚星担任审判长,法官陈访雄、人民陪审员赵秀敏参加的合议庭,于2015年12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厚朴保理公司委托代理人张鹏飞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青岛商贸公司、刘卫华、王栋、王晨光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公开缺席审理。
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告厚朴保理公司起诉称:2015年2月3日,青岛商贸公司与厚朴保理公司签订《保理协议》,青岛商贸公司向厚朴保理公司融资45万元,期限3个月,利息19.8%/年。
2015年2月4日,厚朴保理公司履行《保理协议》项下全部义务,向青岛商贸公司支付保理融资款。
保理协议签订同日,厚朴保理公司与刘卫华、王栋、王晨光签署《最高额担保合同》,刘卫华、王栋、王晨光为《保理协议》项下债务提供最高额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期间为两年,自债务人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算。
2015年2月15日,厚朴保理公司按照保理协议约定,向青岛商贸公司做贷后管理,得知青岛商贸公司已经停止上游采购,并实际终止与青岛华联商厦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家佳源集团公司合作,从卖场撤离,也不配合厚朴保理公司做贷后管理,存在多家债务人上门催债的事实。
2015年2月25日,厚朴保理公司向青岛商贸公司发出要求偿还保理预付款的通知遭到青岛商贸公司工作人员拒绝。
厚朴保理公司查询到,2015年2月11日,青岛市崂山区法院以2015崂民二商初213-1号裁定书将刘卫华名下的位于崂山区海尔路19号29号楼1单元601的房产以及位于崂山区同兴路710-11号00(复式)房产查封;2015年2月27日,青岛市崂山区法院以2015崂民二商初344-1号裁定书,查封了王栋名下的位于市南区福州北路12号5号楼1单元602房产。
截至2015年7月3日,厚朴保理公司向青岛商贸公司、刘卫华、王栋、王晨光催收偿还保理预付款多次遭拒。
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青岛商贸公司偿还厚朴保理公司保理融资款45万元及违约金(以45万元为基数,自2015年5月5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倍计算);2、刘卫华、王栋、王晨光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3、青岛商贸公司、刘卫华、王栋、王晨光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厚朴保理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
证据1、《保理协议》,证明厚朴保理公司与青岛商贸公司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厚朴保理公司有权主张偿付保理融资款;
证据2、《最高额担保合同》,证明刘卫华、王栋、王晨光对保理协议项下的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证据3、保理预付款申请书,证明青岛商贸公司向厚朴保理公司申请付款的事实;
证据4、中国民生银行支付业务回单,证明厚朴保理公司履行保理协议约定向青岛商贸公司支付了保理预付款;
证据5、股东会决议,证明刘卫华、王晨光的身份及证明厚朴保理公司与青岛商贸公司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
证据6、风险承诺书,证明厚朴保理公司与青岛商贸公司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
证据7、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权属统一登记-初始登记,证明保理协议已经实际履行,应收账款进行了转让登记,进行了公示。
被告青岛商贸公司、刘卫华、王栋、王晨光未参加庭审亦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及证据材料。
经本院庭审质证,原告厚朴保理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符合有效证据形式,已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故本院对厚朴保理公司提交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确认。
本院根据上述认证查明:2015年2月3日,青岛商贸公司作为卖方、厚朴保理公司作为保理商、北京乾润厚朴供应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乾润科技公司)作为数据服务方签订《保理协议》,约定:兹因青岛商贸公司在乾润科技公司提供的数据服务的协助下,向厚朴保理公司申请以应收账款债权转让方式办理保理业务,经厚朴保理公司同意,青岛商贸公司将其对于买方所产生的应收债款债权转让给厚朴保理公司。
青岛商贸公司各笔应收账款转让给厚朴保理公司后,厚朴保理公司应依照核定的保理预付款额度,在青岛商贸公司提出保理预付款申请并审核通过后,于保理预付款到期日前支付给青岛商贸公司。
青岛商贸公司同意自厚朴保理公司支付保理预付款之日起至到期日止(即自2015年2月3日至2015年5月4日),依双方约定的计付利息及手续费给厚朴保理公司。
如果买方因任何原因而不能于保理预付款到期日足额付款,青岛商贸公司承诺在保理预付款到期日,向厚朴保理公司指定账户返还保理预付款。
不论基于何种原因导致厚朴保理公司在保理预付款到期日未能获得足额还款,青岛商贸公司应向厚朴保理公司承担违约责任,每逾期一日,青岛商贸公司需按所欠保理预付款本金余额的万分之五十/日向厚朴保理公司支付违约金。
厚朴保理公司为青岛商贸公司提供本合同项下服务所产生的相关费用(包括并不限于差旅费用等)由青岛商贸公司负担,厚朴保理公司有权于应付青岛商贸公司的款项中直接扣抵。
为叙做本合同项下保理业务,青岛商贸公司应向厚朴保理公司支付24775元,包含:手续费3375元、利息费用13500元、数据服务费5400元、融资启用费2500元。
厚朴保理公司向青岛商贸公司支付保理预付款之日,青岛商贸公司应将保理预付款利息、手续费、数据监管服务费及融资启动费一次性支付至厚朴保理公司指定账户。
如青岛商贸公司未按约定按时向厚朴保理公司及乾润科技公司支付上述款项,厚朴保理公司有权从保理预付款中扣除。
青岛商贸公司同意并配合厚朴保理公司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中登网)办理上述应收账款转让登记的所有手续,登记费用(100元)由青岛商贸公司承担。
2015年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权属统一登记-初始登记,载明:根据青岛商贸公司与厚朴保理公司保理协议约定,自2015年2月3日起,青岛商贸公司将其所有的应收账款债权(含现有及将来发生)全部转让给厚朴保理公司。
债务人包括并不限于青岛华联商厦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家佳源集团公司。
2015年2月3日,厚朴保理公司(担保权人)与刘卫华(保证人)、王栋(保证人)、王晨光(保证人)签订《最高额担保合同》,约定:鉴于青岛商贸公司与厚朴保理公司签订保理协议,为确保主合同债务人与厚朴保理公司合同的履行,确保主合同债务人依照约定向厚朴保理公司履行基于保理业务的付款义务,刘卫华、王栋、王晨光三方自愿为主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最高额连带保证责任。
担保主债权为:青岛商贸公司与厚朴保理公司于2015年2月3日签订的《保理协议》项下的厚朴保理公司全部债权;最高额担保所担保的主债权的发生期间为2015年2月3日至2016年2月2日。
最高额债权为45万元,该最高额债权额为尚未清偿的债权本金余额最高限额,在债权本金余额不超过上述限额的前提下,由此而产生的本合同约定担保范围内所有的应付款项,保证人均同意承担担保责任。
保证人自愿为主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不可撤销的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保证期间为两年,自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计算,债务分期履行的,自最后一期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算。
担保范围为本合同约定的被担保之主债权本金和其他应付款项。
其他应付款项包括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和担保权利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保全费等)和所有其他应付合理费用。
2015年2月3日,青岛商贸公司向厚朴保理公司出具保理预付款申请书,载明:根据三方签订的《保理协议》,青岛商贸公司预定于2015年2月3日申请支取保理预付款45万元。
青岛商贸公司承诺如买方因任何原因在2015年5月4日未付款至厚朴保理公司指定账户,青岛商贸公司负责偿付全部保理与开发及其他费用。
青岛商贸公司承诺若逾期未按时归还,每逾期一日,需另行按所欠保理预付款本金余额的万分之五十/日向厚朴保理公司支付违约金。
2015年2月4日,中国民生银行支付业务回单(付款)载明:厚朴保理公司向青岛商贸公司汇款(保理预付款)425125元。
厚朴保理公司直接将应由青岛商贸公司支付的手续费、预付款利息、数据服务费、融资启动费、应收账款转让登记费共计24875元,从保理预付款45万元中扣除。
青岛商贸公司股东会决议,载明:经全体股东一致同意青岛商贸公司从厚朴保理公司获取保理预付款45万元,并授权刘卫华签署《保理协议》,青岛商贸公司所有股东一致承诺,对本公司在上述合同中“被担保债务”项下的全部偿付义务,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保全期间为上述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两年。
落款处有全体股东刘卫华、王栋的签字和青岛商贸公司公章。
2015年5月4日保理预付款到期日,买方未能向厚朴保理公司足额付款,青岛商贸公司亦未向厚朴保理公司返还保理预付款。
截止庭审之日,青岛商贸公司仍未返还保理预付款、亦未支付相应违约金。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提交的上述证据和当事人陈述意见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厚朴保理公司与青岛商贸公司、乾润科技公司签订的《保理协议》,系三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亦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
各方当事人均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义务。
厚朴保理公司向青岛商贸公司发放了保理预付款,已经履行了合同约定义务。
保理预付款到期日,买方未能足额付款,青岛商贸公司应按合同约定在保理预付款到期日向厚朴保理公司返还保理预付款。
青岛商贸公司在保理预付款到期日未按约定返还保理预付款,属于违约行为,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青岛商贸公司逾期返还保理预付款的违约行为实际上给厚朴保理公司造成相应的利息损失。
庭审中,厚朴保理公司自动主张放弃部分违约金之诉求,本院对此不持异议。
厚朴保理公司主张青岛商贸公司返还保理预付款及违约金之诉讼请求,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符合合同约定,本院予以支持。
为担保《保理协议》项下债务的履行,刘卫华、王栋、王晨光自愿为青岛商贸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因此厚朴保理公司要求刘卫华、王栋、王晨光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青岛商贸公司、刘卫华、王栋、王晨光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应诉,视为放弃答辩和质证的权利。
刘卫华、王栋、王晨光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在承担责任范围内向青岛商贸公司追偿。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  、第六十条  第一款  、第一百零七条  、第一百零九条  、第一百一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  、第二十一条  、第三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  第一款  、第九十二条  第一款  、第一百四十四条  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青岛博家园商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厚朴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保理预付款四十五万元及违约金(以实际欠款金额为基数,自二〇一五年五月五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倍计算);
二、被告刘卫华、被告王栋、被告王晨光对被告青岛博家园商贸有限公司的上述给付金钱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三、被告刘卫华、被告王栋、被告王晨光承担上述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青岛博家园商贸有限公司追偿。
如果被告青岛博家园商贸有限公司、被告刘卫华、被告王栋、被告王晨光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八千零五十元,由被告青岛博家园商贸有限公司、被告刘卫华、被告王栋、被告王晨光共同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长龚星
代理审判员陈访雄
人民陪审员赵秀敏
二〇一六年三月十八日
书记员孙钊昭